傀儡戏诗句 关于傀儡的诗词

支付宝红包口令:733273146 领取红包!前往支付宝首页粘贴搜索就可以领红包,以后每次点搜索栏下面就有搜索记录了,不用每天输入数字和扫码了!

《咏傀儡》

宋·杨亿

鲍老当筵笑郭郎,笑他舞袖太郎当。

若教鲍老当筵舞,转更郎当舞袖长。

译文:

鲍老当筵笑郭郎的笑容,耳闻其笑语,郭郎甩动着宽长的衣袖机械起舞的舞姿。

倘若让鲍老当筵舞,则鲍老的舞袖较之郭郎反而更显得宽长。

这首诗用朴素自然的语言咏傀儡以言情,形象生动,耐人咀嚼。

杨亿是宋初西昆体诗派的代表作家之一,其诗,如《泪》、《无题》等组诗,颇能反映出西昆体诗的特点。不过,其中也有与西昆体迥异之作。。《咏傀儡》便是一首别有风味的佳构。

扩展资料:

傀儡是一个汉语词语,读音为kuǐ lěi,亦作“傀垒”,原指木偶,后比喻不能自主、受人操纵的人或组织,出自《列子·汤问》记。

傀儡戏民间艺术的一种,用木偶进行表演的戏剧,今通谓木偶戏。有布袋、提线、杖头木偶等。表演时,艺人用线牵引木偶表演动作。又名“丝戏”,“嘉礼”,最早流行于闽南语系地区。

参考资料来源:百度百科-傀儡

关于木偶戏的诗句

郑板桥在《咏傀儡》一诗中写道:

  笑尔胸中无一物,  本来朽木制为身。  衣冠也学诗文辈,  面貌能惊市井人。  得意那知当局丑,  旁观莫认戏场真。  纵教四肢能灵活,  不藉提撕不屈伸。  这首诗除了讽喻时俗外,也对提线木偶艺术作了惟妙惟肖的描绘。  以下的一则,也勉强算吧:  《咏傀儡》 杨亿  鲍老当筵笑郭郎,笑他舞袖太郎当。  若教鲍老当筵舞,转更郎当舞袖长。  杨亿是宋初西昆体诗派的代表作家之一,其诗,如《泪》、《无 题》等组诗,颇能反映出西昆体诗的特点。不过,其中也有与西昆体迥异之作。上录《咏傀儡》便是一首别有风味的佳构。  这首诗用朴素自然的语言咏傀儡以言情,形象生动,耐人咀嚼。 诗题《咏傀儡》,意为吟咏木偶戏中的木偶。诗的前两句“鲍老当筵笑郭郎,笑他舞袖太郎当”,“鲍老”,是宋代戏剧中的角色;“郭郎”,是戏剧中的丑角,诗中系指木偶戏中的木偶。这里,着墨无多,却使鲍老与郭郎的形象跃然纸上。诗人写鲍老,突出一个“笑”字;写郭郎,则紧扣其“舞袖太郎当”(衣服宽大,与身材不称)。透过这两行诗,我们仿佛目睹鲍老当筵笑郭郎的笑容,耳闻其笑语,也  仿佛看到郭郎甩动着宽长的衣袖机械起舞的舞姿。  诗的后两句“若教鲍老当筵舞,转更郎当舞袖长”,笔锋一转,作出假设:倘若让鲍老当筵舞,则鲍老的舞袖较之郭郎反而更显得宽长。这两行诗,令人读后忍俊不禁:哦,原来那个讥笑郭郎舞袖太郎当的鲍老,其舞袖更为郎当。这样,鲍老就成了一个缺乏自知之明的  角色,他对郭郎的讥笑,也就变为他的自我嘲笑。  显然,这首诗在艺术上的特色是寓讥刺于幽默之中,诗旨不在写鲍老笑郭郎舞袖太郎当,而在讥刺鲍老缺乏自知之明,以及傀儡的身不由己。但诗人不是以一副严肃的面孔,声色俱厉地呵斥之,而是面露笑容,说出蕴藏着讥刺锋芒的幽默话来,从而,令人于一阵轻松发笑之后,陷入沉思,有所领悟。这种寓讥刺于幽默之中的艺术,较之直露讥刺锋芒要委婉含蓄,耐人寻味。
关于提线木偶的诗词古代哲学

郑板桥在《咏傀儡》一诗中写道:

  笑尔胸中无一物,  本来朽木制为身。  衣冠也学诗文辈,  面貌能惊市井人。  得意那知当局丑,  旁观莫认戏场真。  纵教四肢能灵活,  不藉提撕不屈伸。  这首诗除了讽喻时俗外,也对提线木偶艺术作了惟妙惟肖的描绘。  以下的一则,也勉强算吧:  《咏傀儡》 杨亿  鲍老当筵笑郭郎,笑他舞袖太郎当。  若教鲍老当筵舞,转更郎当舞袖长。  杨亿是宋初西昆体诗派的代表作家之一,其诗,如《泪》、《无 题》等组诗,颇能反映出西昆体诗的特点。不过,其中也有与西昆体迥异之作。上录《咏傀儡》便是一首别有风味的佳构。  这首诗用朴素自然的语言咏傀儡以言情,形象生动,耐人咀嚼。 诗题《咏傀儡》,意为吟咏木偶戏中的木偶。诗的前两句“鲍老当筵笑郭郎,笑他舞袖太郎当”,“鲍老”,是宋代戏剧中的角色;“郭郎”,是戏剧中的丑角,诗中系指木偶戏中的木偶。这里,着墨无多,却使鲍老与郭郎的形象跃然纸上。诗人写鲍老,突出一个“笑”字;写郭郎,则紧扣其“舞袖太郎当”(衣服宽大,与身材不称)。透过这两行诗,我们仿佛目睹鲍老当筵笑郭郎的笑容,耳闻其笑语,也  仿佛看到郭郎甩动着宽长的衣袖机械起舞的舞姿。  诗的后两句“若教鲍老当筵舞,转更郎当舞袖长”,笔锋一转,作出假设:倘若让鲍老当筵舞,则鲍老的舞袖较之郭郎反而更显得宽长。这两行诗,令人读后忍俊不禁:哦,原来那个讥笑郭郎舞袖太郎当的鲍老,其舞袖更为郎当。这样,鲍老就成了一个缺乏自知之明的  角色,他对郭郎的讥笑,也就变为他的自我嘲笑。  显然,这首诗在艺术上的特色是寓讥刺于幽默之中,诗旨不在写鲍老笑郭郎舞袖太郎当,而在讥刺鲍老缺乏自知之明,以及傀儡的身不由己。但诗人不是以一副严肃的面孔,声色俱厉地呵斥之,而是面露笑容,说出蕴藏着讥刺锋芒的幽默话来,从而,令人于一阵轻松发笑之后,陷入沉思,有所领悟。这种寓讥刺于幽默之中的艺术,较之直露讥刺锋芒要委婉含蓄,耐人寻味。